博客网 >

李小鹏归来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李小鹏归来

不堪回首的失利和几乎宣告运动生涯终结的伤病,“帮助”他超越李宁,成为中国体操界获得冠军头衔最多的人

本刊记者 岳淼

 

23岁,雅典奥运会。李小鹏将原以为唾手可得的奥运金牌拱手让与他人。“逢高而止,即使你再强大,也无法完全统御命运,这种无奈的感觉就好像一个胖子冰面上行走,你小心翼翼,但可能还是会掉进水里。”李向《环球企业家》回忆。

25岁的时候,人生中第一次开刀动手术的李小鹏躺在病床上,突然意识到这一点——那些无法左右的人生经历都似曾相识。18岁那年,他左手肘劳损,医生宣布他今后将彻底告别鞍马,这意味着他将告别一位体操运动员个人所能达到的最高荣誉:个人全能。他的教练陈雄为此耿耿于怀,后者一直觉得他是一个练全能的好料。

在李小鹏数不胜数的冠军头衔中,唯独缺少鞍马。鞍马曾经是李小鹏最喜欢的体操项目之一,矮小但狭长的鞍马只有160厘米长,宽35厘米,只及一米六二的李小鹏的胯部。小时候李小鹏觉得鞍马就像一块覆满奶油的巧克力棒,偶尔训练偷懒的时候,这还是一张可以蜷身而卧的床。但是等你真正要去驯服它的时候,它就是一匹暴烈无羁、难以驯服的马。

“如果你在上面做动作,会觉得它的面积太小了,小得只有碗口那么大。这是一种无助的感觉。”李小鹏说。有些单环动作,只能由两只手交替握在一个鞍马环上才能完成,但在这个逼仄的舞台上,却要求你要有行云流水的流畅感和外科手术般的干脆利落。你能够应付不断变化的重心的唯一武器,就是两只像钢钎一样的手,除此之外,任何身体部位接触器械将被扣分。

幸运的是,这没有阻止李小鹏在27岁时站到了北京奥运会冠军领奖台上。812,他和队友一起拿到男子体操团体金牌。7天后,李在双杠项目上又赢得冠军。他同时还创造了一项特别的“中国纪录”:超过李宁,成为中国体操史上获得冠军最多的人。

 

“你能够击败对手,却无法击败伤病”

2006年初,他经历了人生中最大一次的低潮——劳损性的左脚伤彻底把他击溃,1/3拇指大小的骨片嵌在骨头里,增厚的滑膜压迫着神经,软骨大面积损伤。在结束墨尔本体操世锦赛后就飞赴美国休息,在此后的两年里他只是扮演赛场外的看客,等待他的是数不胜数的专家会诊、X光片、核磁共振。一名世界顶级的骨伤专家事后告诉他,踝关节中不仅有游离骨,还有腱鞘炎。手术风险很大,稍有不慎,他将彻底告别赛场,甚至正常生活都会受到影响。

“你能够击败对手,却无法击败伤病。”李小鹏说。

幸运的是,左脚踝关节镜手术非常成功。他已经25岁了,已经在悉尼奥运会拿了冠军,对于一名体操运动员来说,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年龄,队友滕海滨已经当起了教练,郑李辉已经是湖北省体育局奥运办副主任。

未知的康复时间或许让等待和隐忍变得可有可无。“我也想过,训练这么辛苦,不如放弃吧。”李小鹏说。手术后的两个月,他的主要训练科目就是增强其对疼痛的忍耐力。即使在孩提时代,李小鹏也并不缺乏类似的经历,他几乎每天都要泡中药水治疗脚伤,那里的皮肤已经长满了茧子,对滚烫的热水也近乎麻木,但中药的强大药力让双脚犹如走在尖刀上,双脚都染成了深棕色。

在李宁眼中,这位后起之秀——李小鹏是一个天才。“动作漂亮干脆,一看就喜欢,不需要太多的理由。”李宁对《环球企业家》说。李小鹏也一直觉得自己是那种靠脑子而不是靠蛮力训练的运动员。在2004年美国世锦赛双杠决赛的后台,执拗的他和教练陈雄商量要把“后屈两周成挂背”这个世界上最难的双杠动作添加到决赛中,结果是,这个此前仅成功过十几次的高难度动作居然在决赛上令人难以置信的完美上演,他拿到了第13个世界冠军。从那一刻起,他才觉得超越李宁的梦想一下子变近了。

但当他一个人拿着李宁几年前送给他的笔记本电脑在病床上打CS(反恐精英)游戏的时候,却忍不住哭了。他懵懂地记起,早在长沙体校训练的时候,李宁曾经去队里挑选过队员,李小鹏远远看着他,感觉不爱笑的李宁就像一座大山,散发着威严,有一股莫可名状的“气场”。

李宁一直把李小鹏看做是“自家人”,此前,是李小双享受着这样的待遇。惺惺相惜的李宁曾经当着中国体操队全体队员的面说最喜欢李小鹏,而知道他喜欢音乐的李小双则会瞒过教练,偷偷带其去看演唱会。但如果整天呆在病房里,还有谁能够想得起自己呢?三天后,执拗的李小鹏就下了床。

他架着双拐走进体操房,教练陈雄心疼地抱起他,把他放在双杠上,他就在杠上来回荡着“秋千”,忘了刚刚做过手术的双脚。练累了,陈雄就把李小鹏抱下来,放在训练场边的凳子上,看着他架着双拐的背影,陈难过极了。他们在一起训练已经超过了十年,亲如父子。懂事的李只有在一次练双杠时和他顶起嘴来,气得他转身离开了场馆。但马上地,李小鹏慌忙光着脚追到外面。

手术后,李小鹏变得不爱说笑。平时他总是静静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忙于训练的队友们几乎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当体操馆的同伴们上下翻飞做着炫目动作的时候,为了恢复脚伤,他改练起了田径,像一只被扔在岸上的鸭子一样笨拙地挪着步子向前跑。在他的腰上还缠着一根橡皮绳,当他往前跑时,两名医疗人员就往后拉。两个月后,教练惊喜地告诉他:“现在,400米你能跑140秒了。”哭笑不得的李一时百味杂陈。那段时间,习惯当澡堂歌手的他在洗澡时也只是快速冲洗完身体就走,远远地避开别人。

这种传染病一样的情绪还在延续。那段时间,体操馆每周二的公开训练场场爆满。李小鹏一个人只能呆在角落里,坐在体操馆那面荣誉墙的前面。墙上贴满了照片,50多年来,王者们的照片一直注视着这些正处于巅峰的运动员们。

没有了比赛,原本极为奢侈的休息时间却变得冗长。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和双拐磨合成朋友了,当拄着双拐健步如飞的时候,队友们善意的叫他“铁拐李”。有时候教练给他放假,他也会架着双拐去看跳马、双杠以及各种各样的训练器械,这些原本被他视为敌人的器械们也突然变得可爱了,他抚摸着它们,感觉就像正抚摸着一匹善解人意的马。

尽管缺乏持续性的训练,但手术后的第九个月,他还是迎来了一次至关重要的胜利——在2006年体操世界杯德国站,赛前,他坦言“自己很紧张”,很多人被他的话吓到了。此前,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紧张这类词,但他还是以一枚双杠金牌宣告自己“浴火重生”。

但很快,祸不单行的伤病再次击溃了他。20073月,在左脚已经渐愈之时,在一次例行训练中右脚却又开始作祟了。在练习自由体操900度转体时,落地过程中失控,右脚第五拓骨远端近关节处受伤,粉碎性骨折,他再一次坐上了冰冷刺骨的冷板凳。

“整整两年,我不得不与伤病和孤独作战。”李小鹏说。天气渐冷的时候,他的脚伤终于痊愈了,新的跳马动作也被他搞定了。年末的法国体操世锦赛上,作为“第九人”的他被象征性地列入比赛名单,他被告知赛前的集训不需要他去——在人才济济的体操队,他连替补都当不上。教练的善意他很清楚,为了奥运,状态还未到巅峰的他还将被“雪藏”一段时间。在那届世锦赛上,一名曾经在雅典奥运会上狭路相逢的对手在比赛间隙看到李小鹏,热情地走过来打招呼,由于很久没有看到李小鹏的身影,他竟以为李已经退役当上了教练。

2008年的夏天,在北京奥运会开赛前,他和同居一室的杨威谈起了雅典。四年前的那次失利后,他坦言自己经常做噩梦,感觉自己不仅丢了金牌,还丢了尊严,那个他重重跌坐在地上的照片被赫然贴在当时训练馆外的墙上。而今,李小鹏再次赢回一切。“从悉尼算起,我花了8年时间重新找回了自己。”李告诉《环球企业家》。

<< 李宁的燃点 / 徐工疑云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