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新俄罗斯大亨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新俄罗斯大亨

成就全球最大铝业帝国的第二代俄罗斯寡头的生存智慧:与权力中心保持若即若离,拒绝炫耀,并疯狂扩张

本刊记者 岳淼

 

毫无疑问,拥有萨扬-舒申斯克(Sayano-Shushenskaya)水电站——围绕一座高达245米的混凝土大坝构建而成的前苏联电力心脏能够充分满足一个人膨胀的野心。这座发电量曾位居全球首位的庞大建筑同时也是一件耗时费工但结构精巧的“玩具”,历时19年建造而成,其混凝土浇筑量足可铺设两条从海参崴到莫斯科的高等级公路。即使处于正常蓄水期,站在坝顶,你也会隐约感觉到脚底传来的咆哮,那种奇特的震颤来自200米以下的叶尼塞河水对坝基的撞击。

这荒无人烟的西伯利亚南部,这只有延绵不绝的芦苇和白桦的蛮荒地带,孤寂得似乎只有工厂以及电站存在着,其他的一切只不过都是衍生物而已。一条繁忙的铁路将这里与外面的世界连接起来,高压电线翻越崇山峻岭,最终在一座巨型的“铝城”戛然而止,作为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的一部分,它每天都在吞食着萨扬-舒申斯克水电站一半以上的电能。

这家世界上最大的铝和氧化铝生产商每日开采和生产超过31000吨氧化铝、53000吨铝土矿、11500吨铝和197吨铝箔;在全球19个国家雇佣超过十万名员工,同时持有全球最大的镍、钯、铂和铜等金属生产商诺里尔斯克镍公司25%的股权。而所有的这一切也仅仅只是奥列格·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这位俄罗斯第二代寡头的玩偶罢了,他拥有的这只金属巨兽每年消耗了整个俄罗斯接近2%的电力,去年,其原铝产量达到全球的12%,氧化铝产量为15%,跃居全球第一。

但即使如此,这位在俄罗斯寡头时代之后的幸存者,现在同样陷入席卷全球的经济衰退危机之中。值得同情的是,全球采矿业都正在试图从市场的深渊中爬出来,半数以上的铝厂已无利可图。而仅仅几个月前,它们还在开足马力满足全球尤其是中国的需求。1030日,俄罗斯政府批准了一项高达100亿美元的救助计划,其中最大的一笔45亿美元的贷款将给予俄罗斯铝业,用于偿还后者对一家西方财团的借款。为了度过危机,德里帕斯卡已将其在国外的部分资产转让给债权人,其中包括在加拿大一家汽车零部件工厂和德国一家建筑公司的股权。

对德里帕斯卡来说,这看起来并不是最致命的挑战。在过去的14年间,他成功地躲开了这个国家对资本寡头们的“清洗”,尽管与克里姆林宫拥有令人艳羡的私交,但却极少卷入政治漩涡,成为新一代俄罗斯的寡头明星。年仅40岁的德里帕斯卡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

 

 

血战

莫斯科特列斯基扬诺夫斯卡亚大街13号是这家公司的神经中枢地带。这条狭小的街道,远离莫斯科繁华之地,冷清寂寥。只有三层的公司总部也远非气派,甚至有些简陋寒酸。德里帕斯卡便蜗居于此,其办公室被大型地图和古董书籍充斥着,他发着浓重的卷舌音,身穿印有姓氏英文缩写的蓝色上衣,保持着钢铁般的平静。“德里帕斯卡具备战略的眼光、雄伟的目标和对于成功坚持奋斗的力量。”他的下属——俄铝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布雷金对《环球企业家》说。

尽管日后成为富可敌国的俄罗斯寡头,但德里帕斯卡毫无疑问是寡头中出身最卑微的,他自幼父母双亡,是祖母将其一手带大。其出生的西伯利亚捷尔任斯克市,是一个在高尔基笔下曾有过无产阶级斗争的火热岁月却异常封闭的地区。在现实中,这是一个人口越来越少的工业城市,因冷战时期制造化学武器带来严重污染而臭名昭著。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德里帕斯卡就不断经历血、暴力以及死亡。

1986年,德里帕斯卡在莫斯科大学物理系读完一年级,就响应大学生入伍的新政策,在后贝加尔军区导弹部队短暂服役。这是一段相当冷酷的记忆——“我记得一次装甲车熄火了,气温在零下四十度,滴水成冰,我不得不带领部队穿越漫无边际、积雪没膝的林区,因为无法找到过夜的地方,只好抱着在枞树下呆坐一夜。我很庆幸,第二天,所有的人居然都能够醒来。”德里帕斯卡回忆说。

1990年代初,这个沉浸在计划经济模式失败当中的国家,正急剧转向自由市场的资本主义。日后成为俄罗斯MDM银行行长、同样就读于莫斯科大学物理系的安德烈·梅利尼琴科开了一家外汇兑换连锁店,他惊奇地发现,一些交易居然可以轻易地赢利百万美元。而此时已进入俄罗斯商品交易所工作的德里帕斯卡则决定将铝业投机延伸至铝加工制造领域——许多投机者已认识到石油的潜力,但鲜有人意识到铝的价值。

当时俄罗斯的铝产业正处于危机之中。由于冷战结束,铝业巨头丧失了最大的客户——前苏联空军,很快入不敷出。更糟糕的是,前苏联铝原料矾土的产地:哈萨克斯坦和乌克兰都成为独立的国家,所有出口到俄罗斯的矾土都必须以市场价格进行交易。很快地,一场金属战争开始了。《黎明时的黑暗:俄罗斯犯罪状况上升实录》的作者大卫·沙特尔声称,在铝业重镇克拉斯诺雅斯克市中心,天天都会暴发枪战。

德里帕斯卡的与众不同之处就在于他有能力改变自己。为此,他甚至不惜做出巨大牺牲,从相对舒适的莫斯科来到毫无生气的西伯利亚铝业重镇,也由此进入了一个可怕的世界——应对收取保护费、雇凶杀人和金融欺诈变成了家常便饭。当其他亿万富翁在通过冒险和投机来赚钱的时候,1994年,26岁的德里帕斯卡则成为萨彦诺戈尔斯克铝厂的厂长,他的任务包括提升生产效率以及瓦解当地滋事的黑帮团伙。他工作积极刻苦,有时晚上就直接睡在车间的电解炉旁边。这家工厂铝原料产能在当时占据了俄罗斯总产量的12%

利用俄罗斯“证券私有化”的机会,他拿下了这家工厂的控股权,并在收购该厂的基础上成立了西伯利亚铝业公司,并由此完成了从经理人到资本家的转变。

混乱中,他很快购买了萨马拉公司,俄罗斯生产铝材的最大的工厂之一。这种上下游整合使得西伯利亚铝业成为有丰厚赢利的提款机。在获利丰厚的铝贸易中,他遭到了同样雄心勃勃的狙击,他的敌人包括黑手党、政治家、记者以及工厂管理者。冲突变得如此激烈,以至于在铝工厂密布的萨彦诺戈尔斯克,一支榴弹发射器曾经被安放在偏僻的山区公路旁,试图伏击他的汽车。德里帕斯卡以牙还牙,他声称:“我的是我的,不是我的也应该是我的。”

他将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工作上,由于长期接触熔炼中使用的工业化学品,他的大部分头发都脱落了。他学会了操纵旧的制度,同时向新世界跨出令人难以置信的一步。虽然官司不断,但德里帕斯卡总能巧妙地用支票或其他手段将头上的乌云驱散。他很快成为新俄罗斯时代的商业领袖,新秩序的建筑师和鼓吹者。2000年,另一位俄罗斯寡头罗曼·阿布拉莫维奇旗下的铝产业帝国与德里帕斯卡的西伯利亚铝业公司合并,组成俄罗斯铝业公司。2004年阿布拉莫维奇彻底退出这家公司后,德里帕斯卡的铝业帝国真正建立起来了。

合并后一年,国际铝市场价格暴跌,德里帕斯卡宣布裁员1/5,并让旗下一些铝厂恶意破产,以便使公司与外商签订的一系列协议不再有效。美国的三家公司声称因此遭受了9亿美元的损失,并将德里帕斯卡本人告上法庭,一名商业伙伴在诉讼中称:“德里帕斯卡是将诈骗、恐吓或其他缝合起来”。三个月后,因为法院裁定缺乏对案件的管辖权,诉讼被驳回——这个轰动一时的事件就以这样戏剧性的方式收场了。

 

铝沙皇

普京时代,一个崭新的俄罗斯,既开放,也粗野,既凌乱破碎,也生机勃勃。作为前总统叶利钦的孙女婿,德里帕斯卡则慢慢进入了的这个国家的政治权力的漩涡中心。

对于纠葛着政治势力的俄罗斯而言,裙带关系这一点非常重要。当尤科斯(Yukos)石油公司创办人——俄罗斯前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Khodorkovsky)被普京塞进监狱时,寡头们才意识到这一点。尤科斯的前副总裁特墨科(Aleksandr Temerko)逃亡到伦敦后,不无嫉妒地对外界说:“德里帕斯卡看起来对俄罗斯政府的压力是免疫的。”同时,德里帕斯卡还与普京私交甚笃。

“我令人畏惧,因此我存在。”但德里帕斯卡并非马基雅维利(Machiavelli)这句名言的绝对遵从者。比如他很识趣地拿出了2.06亿美元收购俄罗斯索契机场,这帮助该地赢得了2014年冬奥会的主办权;他还承诺彻底改善整个地区的经济,那些白纸黑字的投资协议均已在进行当中,包括把机场修缮一新和重建附设的几家酒店,还将新建2家滑雪度假村。

他不像远走英国的另一位富豪阿布拉莫维奇那样,乐于炫耀自己购买的东西。“对于一个从事冶金、水电站和西伯利亚电力商业的人来说,移居后工业化的英国没有任何意义。”他说。而与试图向政府宣战、靠投机石油股票发财的霍多尔科夫斯基相比,德里帕斯卡则温和很多,他偏爱硬通货。一名俄罗斯电视主持人将锒铛入狱的霍多尔科夫斯基与德里帕斯卡进行了对比,霍氏扩大公司和已有资产价格的透明度,通过出售股票获得西方的美元,他在意的是股票价格;而德氏则重视资产,通过收购兼并企业来增加资产规模,旨在获取白送的“行政外汇”。

德里帕斯卡能够保持“健康”,在于他与克里姆林宫特殊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以及对欲望和贪念的自我克制。自普京2000年上台以来,巨额财富对寡头们来说似乎就意味着巨大的麻烦,在这场金钱与权力的争斗中,德里帕斯卡坚定地站在了普京一边。他似乎更醉心于商业,而远离莫斯科。“我不喜欢莫斯科,这不是我的城市,我只想在西伯利亚、贝加尔湖、远东或者北高加索度过更多的时间,消磨时光。”德里帕斯卡声称。

的确,他的帝国多数建立在这些尚待开发的偏远地区,但无一例外地拥有以下共性:欠发达、具备未被利用之剩余电能、物流交通网却堪称发达、工业基础设施良好而充足。俄铝的生产基地分布于伏尔加河、鄂毕河、叶尼塞河和勒纳河等水电资源的附近,或者正在向这些地区扩张。

俄铝旗下的哈卡斯铝冶炼厂所在地,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氧化铝矿区——所有的原料来自俄罗斯考利斯基半岛、克麦洛沃州以及遥远的澳大利亚。从铝土矿中提取出的氧化铝粉末,一点也不像粘土或黑土,倒与面粉或白色沙粒相仿,大约两吨氧化铝能提炼出一吨金属铝。而赢得利润最核心的关键之一在于足够充沛和低价的电力供给——在铝生产的平均成本中,电力成本约占到1/3。俄铝所支付的0.03美分的平均电价甚至低于中国国内火力发电的成本,而占据俄铝79%耗电量的电能则来自成本更低的水力发电,这使得俄铝拥有全球最低的生产成本,大大增强了竞争力。

低成本还得益于俄铝全球顶级的冶炼技术。其旗下的俄罗斯国家铝镁研究所以及西伯利亚铝电解研究院每年其研发经费超过一亿美元。在俄铝的生产基地已经广泛使用的RA-300电解槽每天的生产能力已达2050公斤,而目前同行业更为普遍的传统电解槽的生产能力还不到1000公斤。此外,哈卡斯铝冶炼厂主管经理倪奇金‧叶夫戈尼‧维克多尔维奇告诉刊,已经投产的RA-400则可以使效率再提升了30%,而且还有更先进的RA-500做技术储备。

除了其全球最低的生产成本和最先进的电解技术之外,俄铝另一个无可替代的优势在于靠近中国的地缘优势——中国占全球铝消费的比例超过了20%。俄铝预计,在2015年左右,亚洲地区将贡献总收入的50%,其中有70%将来自于中国。

但全球经济衰退的糟糕前景却可能打击俄铝对未来的雄心。在过去五年中,采矿业的利润增长了20倍,从2002年的区区40亿美元增加到去年的800亿美元。但现在,这样的好日子已经结束。据巴克莱(Barclays Capital)的数据,10月全球金属价格下跌了35%,是有记录数据中的最大跌幅。分析师称,他们想不出以前有比现在更剧烈突然的价格下挫局面。

1990年代末至本世纪初的上一次大宗商品大萧条中,矿业公司受到了重创。直到中国需求在20022003年开始大幅增长,无数矿山才重新繁忙起来。但如今,被俄铝寄予厚望的中国一方面致力于铝的自给自足,另外,对一度失控的铝业投资也开始限制,缩减已经过剩的供应量。

“这是一个相当有挑战的时期。”俄铝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布雷金承认。不过,布雷金认为中国自给自足的铝工业很可能发生逆转。首先是考虑到巨大的能耗,中国在电力供应方面不具备优势。此外,中国新增的铝冶炼产能中,很大一部分还不得不依靠日益昂贵的进口铝土矿。

即使面临日前严峻的经济危机,德里帕斯卡并不为之所动,他坚持每年20-30亿美元的巨额投资。其商业逻辑在于,铝——这种产量仅次于钢铁的金属,一伺金融市场的恐慌结束,投资者将会开始回到基础,那时国际商品市场将重新复苏。而现在的价格并没有反映出资产以及商品的真实价值。未来7年,俄铝计划在中国投资30亿美元,包括年初俄铝与中国电力投资集团所规划的一个铝冶炼垂直一体化综合项目,以及在青海省兴建一座年产50万吨的铝冶炼厂。

与钢铁业类似,要么发动收购,要么成为被收购的目标。德里帕斯卡尤其渴望获得“关键规模”以及全价值链条整合能力,以继续领跑全球市场。这些对手包括力拓(Rio Tinto)、美国铝业(Alcoa)、中国铝业(Chinalco)等。德里帕斯卡业已获取的东西包括取之不尽的铝土矿储量(预测储量高达20.83亿吨)、庞大的系统开采能力(17个铝土矿、1家霞石矿、1个石灰石矿、1个石英矿、2个阴极厂、2个冰晶石厂)、杰出的加工能力(超过15家铝土加工厂,其中两家位居全球前两名)、研发体系(超过9500名工程师)、能源支持体系(其合资子公司拥有前苏联最大年产量为4千万吨的煤炭产地)。这些资源组合让俄铝在过去数年成为世界上最赚钱的铝业公司,年利润达50亿-70亿美元。而规模与俄铝大致相当的美铝公司,其利润仅仅只有俄铝1/21/3

规模似乎已经不是德里帕斯卡所担心的了。他正在做的事情之一是,消除公司不透明而带来的陌生感。为了改善形象,他雇佣了两家位于伦敦的公关公司,还同意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和国际金融公司的一项为期18个月的详细监管计划,借此改善公司治理结构,比如重建独立的董事会。俄铝现在主动在向外部寻找独立董事,此前,其董事会成员年纪全部不满40岁。德里帕斯卡还寄望于借助上市改变投资者的印象以及公司的现金流,筹资规模在90亿美元的IPO计划正在进行中。“在5-10年内,我们希望成为市值超过1500亿美元的多元化金属及矿业的领先企业。”布雷金说。

俄铝CFO弗拉迪斯拉夫·索洛维夫(Vladislav Soloviev)把上市描述成是“俄铝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机会,让我们能够作为平等的选手加入到国际商界”。同时,作为欧州重建和开发银行的谈判代表,他坦承:“和俄罗斯寡头合作的风险之一,就是这所有的一切都取决于寡头的喜好。这是俄罗斯特有的风险。”

 

<< 东星危局1 / 金志国论金融危机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